【信条】评价鸡蛋,不需要成为母鸡。

如题,评价鸡蛋味道的,都是不会下蛋的人,而不是每天下蛋的母鸡。

这句话引用了钱钟书先生的一个比喻,那个故事大概是这样:一位外国友人读了钱钟书的《围城》后,深受触动,执意要和钱钟书一起吃顿饭,而钱钟书回绝道:「你吃了个鸡蛋觉得很好吃,难道还要认识下蛋的母鸡吗?」

很明显,和钱钟书一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我仍然坚守这个可能相比起来有些变形的信条:「评价鸡蛋,不需要成为母鸡。」在我做一些专业性很强的工作的时候,总有人向我提出意见,尽管有些意见很难做到,或者说违背了本来的精神,我仍欣然接受这些建议。这代表了其他人的想法,是我工作的重要参考。同样的,我也会对他人的工作提出我的意见。

为什么说钱钟书这样的人不多?抱歉,事实就是如此。不接受他人意见,并指责意见提出者为「外行看热闹」的人太多了。很明显,你做的工作大多是为其他人服务的,如果你拒绝了他人给你提出的建议,是违背这件事原本的精神的,尽管这人十分外行。

比如,美术方面。我见过不少办板报的同学自持清高,不愿意和我们这些粗人为伍。在我提出一些建议的时候不以为然。「你这个船的桅杆为什么插在外面,透视关系有些问题吧?」「你知道一个对美术一窍不通的人对别人的画提出意见有多么不礼貌吗?」

诚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这有多么不礼貌,但是你确实画错了,你画的桅杆和我生活中看到的不太一样,换言之就是「画的不像」。很明显这是个在正常不过的提议,你画画,没画像,谁都可以看出来,谁也可以提出意见,这和他是否对美术一窍不通没关系。

这其实不难理解,如果你以「外行」为由拒绝了他人的合理提议,那只能说明一点,这个人的要求你做不到,而且你小肚鸡肠,不愿意为自己的不足做出任何态度,反而对合理的意见提出批评。

「我做不到,你也不许说我,因为你也做不到。」

我到最后也没有告诉那位同学我母亲是美术老师的事实,让她在「内行」的遮羞布之下无忧无虑地生长吧。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