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其实挺恐怖的。

我们每谈到流感,实际上如同是谈到能够带来停课停工的希望之神,没有像是鼠疫艾滋病那么恐怖。回家,多喝热水,定期吃药,比如奥司他韦,再睡一个好觉,不出三天,就又是个蹦跶的好汉了。

以前人可不这么想。流感病毒有一个很烦的地方就是它变异速度很快。这给早期医学和生物学还未发展时的人们如同挥之不去的恐怖阴影。明明发病症状都一样,感染时的途径也大抵相同。可以前能应对这种病情的药物,现在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任何效果。

流感病毒极易变异,产生的新病毒往往在症状,传播途径等方面都相同。但屡次失败的临床实验告诉医生:此流感非彼流感。现在,我们摸清了这种变异的规律,对不同的流感病毒做了分类编号处理,也就是我们在电视上常常听见的HxNx。

现在来看,H1N1流感在1918年于全球范围内爆发。带走了将近1亿人的生命。没人知道究竟如何能够痊愈,只知道它是种流感。这是人类少见地在大自然中小小病毒面前显得无助。

从此,生物医学和西药迅速发展。

1979年,人类战胜了天花,成了传染病抗争史上的里程碑。

我们探索未知,只为保护自己。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