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啮齿类动物不屈的倔强。

鼠疫——啮齿类动物不屈的倔强。

梧桐沟国家沙漠公园的鼠疫自然疫源地警示标志。

去准东玩的时候,碰到了很难见到的鼠疫警示。作为零零后,从未接触过的鼠疫第一次给了我赤裸裸的威胁,大家不用说也知道我是什么感觉了。回来之后还是洗了澡并且仔细检查了自己身上有没有跳蚤的咬痕。毕竟,鼠疫实在太可怕了。

2003年,非典席卷了中国大地,年轻的新中国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自然的恐惧。2004年,大家仍然走不出非典的恐怖阴霾,一家老小出门仍然戴口罩。

2004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修订案》发布,并规定了妨碍传染病防治,决策错误造成疫情大规模扩散和谎报、不报疫情属于犯罪行为。同时,规定了甲乙丙三类级别的传染病。其中,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和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炭疽等朗朗上口妇孺皆知的传染病贝归入乙类传染病的行列。

而这次博文的主角:鼠疫,和霍乱一起,被归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甲类传染病行列。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三章三十二条规定中指出:“港口、机场、铁路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以及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发现甲类传染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传染病人时,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立即向国境公安所在地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者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报告并相互通报。”

也就是说,只要发现了一个疑似鼠疫或者霍乱患者,就必须引起全区县的重视。

没错,鼠疫就是这么可怕。

顾应泰的《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京师内外城堞凡十五万四千有奇,京营兵疫,其精锐又太监选去,登陴诀羸弱五六万人,内阉数千人,守陴不充”“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一人染疫,传及阖家,两月丧亡,至今转炽,城外遍地皆然,而城中尤甚,以致棺蒿充途,哀号满路。”

这正是中国明代崇祯年间鼠疫在北京流行的真实记载,而这段时期中国的疫情则被认定为席卷全球的鼠疫第二次大流行中的一部分,由于当时没有找到有效的药物,被感染鼠疫后必死无疑,只能通过隔离的方法阻止疫情扩散。粗略估计,在此期间欧洲有约2500万人死于鼠疫,而欧、亚、非洲则共约5500万—7500万人在这场瘟疫中死亡。

至于臭名昭著的黑死病,则是败血性鼠疫的第一次大流行,在欧洲总计造成约2500万人死亡。

鼠疫分为三种:淋巴腺鼠疫肺鼠疫败血性鼠疫。所有种类的鼠疫,皆可诱发败血性鼠疫,经由血液感染身体各部位。

淋巴腺鼠疫可由被携带鼠疫病毒的跳蚤叮咬,或者身上的伤口碰到病原体和脓液引发。若是引发肺炎,则会演变成肺鼠疫(次发性),若通过肺鼠疫病患的唾液(飞沫)感染鼠疫,则是原发性肺鼠疫。若鼠疫病毒侵蚀血液系统,则会引发败血性鼠疫,也就是黑死病。

所以,碰到上面的牌子,躲得远远的,或者说不要被老鼠咬到,手上有伤口不要碰老鼠,不要让跳蚤靠近自己,就能健健康康地摆脱鼠疫。

但是千万别忘了,你能从来没听说过有人患鼠疫,全是疫苗的功劳。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